母猪还未忘记的猪价低谷经历产能与需求跌宕起伏养殖资讯就在这荒诞不经的市场布局中找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我在养猪业已经亏损了三个月,这时候一些人开始淘汰母猪去产能,有些人则去寻找融资继续扛,还有一部分人则决定增加母猪的数量来扩大生产。这些不同的行为到底是行业乱象,还是企业的不同战略选择呢?它们会对整个行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根据猪易数据显示,今天外三均价为14.37元,养猪业仍处于亏损状态中。目前已经到了四月初,后期猪价或将继续磨底一段时间。一些散户朋友向我询问,这是行业的固有规律还是市场环境的影响?我也不得不承认,养殖业真的是太难了。我一直在观察养猪行业,不明白为什么周围养猪的人越来越少,但猪价却始终没有涨起来。今天,我看到了这张图,才有了些许的理解。 可以看出,今年一季度,牧原出栏1384万头,温氏559.54万头,正邦140.62万头,傲农138.58万头,大部分上市企业的出栏同比继续增长,而且不少企业的出栏甚至创下了历史同期水平的记录。 据公布的数据来看,这些企业增幅上还相当不错,除了正邦出栏同比下降42%外,其他企业都实现了正增长。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猪价还没有涨起来也许是因为出栏量仍处于不断增长的状态,市场供给还未达到饱和的程度。我从数据中发现,尽管正邦的出栏同比下降了42%,但其余企业的出栏同比均保持增长。其中,温氏的增幅达到了39%。 通过以上数据,我相信大家已经了解为什么今年养猪户的猪不多,但猪价却仍旧未涨。 这是由于现在大型养猪场、规模养殖场的占比越来越高,猪源也越来越多地集中在这些场的手中。这也是为什么大型养殖场对市场影响大,话语权更高的原因之一。 从几大企业同比增减率来看,随着产能逐步释放和出栏基数的逐渐扩大,再加上综合猪价涨跌对现金的影响,导致市场供给仍然相对较高,也许这就是猪价始终没有涨起来的原因之一。通过观察数据,我发现预计到2023年,出栏增长率将会下降,这将对市场造成影响。 更具体地说,从2021年到2022年,牧原的出栏同比增幅相对较高;而从2022年到2023年以来,新希望和温氏的同比增幅较大。 同时,正邦和天邦的出栏同比增幅也出现了下降,其中正邦的降幅最为显著。通过观察不同上市企业的销售情况,我发现今年正邦、天邦和傲农均有销售仔猪的情况。然而,牧原在今年一季度的仔猪销售较少,这显示出了企业市场策略的差异,可能与现金流和企业自身对市场的预判、产能利用率、成本等因素有关。 不过,今年猪价仍然在底部运行,而能繁母猪的去产能工作仍在继续,但仍有一些大型养殖场继续增加母猪数量。 同时,根据数据显示,从2021年到2022年,大多数企业的能繁母猪数量都保持了下降趋势,而在2022年6月之后,牧原和温氏的能繁母猪数量则开始逐渐增加。截至目前,我所在的牧原公司能繁母猪数量已经达到了284万头,而温氏公司也有140万头。 昨天,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副局长辛国昌表示,过剩的产能正在有序回调,2月份能繁母猪存栏量比1月份下降了0.6%。 而唐人神公司的董事会秘书孙双胜则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母猪去产能仍在持续进行,整个行业仍面临较大的挑战。对于现金流,企业需要更加谨慎,不能过度扩张,而对于管理和运营方面也需要更加细致和精准。对于像我们这样宽裕的企业而言,现在是需要苦练内功的阶段。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资金来渡过低谷,我们还在逐步提高出栏的体重,同时我们也在上调母猪的数量,这些都是为了逐步完成去产能的过程。 不过去产能的进程还没有结束,我们仍然不知道这个过程会有多长时间。尽管目前每个人都可能觉得已经看到了去产能的头儿,但是我们不能确定。我们只能预测,本轮猪周期的底部可能会被延长。我们需要更加努力和谨慎地运营和管理我们的企业,以在未来更好地应对潜在的挑战。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