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终于清晰禁野生白名单后对特种养殖的重新认识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新京报讯(记者 张宇)5月29日上午,农业农村部正式公布《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以下简称《目录》),明确了33类国内畜禽品种,也是业界所熟知的。 是一份“禁野白名单”。 《目录》中,此前备受关注的竹鼠、蛇、狗、豪猪等动物并未纳入其中。 这意味着这些动物将不会作为畜禽养殖动物进行管理。 对于从事该行业的农民来说,放弃生产、转型将成为下一阶段的主要任务。

事实上,由于今年COVID-19疫情的影响,从事养殖竹鼠、豪猪等特种动物的农民一直面临着卖不出去的问题。 有关野生动物繁育和特种动物的讨论随后引起社会关注。 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繁育与特种经济动物系副教授熊家军表示,很多人之前对特种动物繁育的概念没有清晰的认识,误认为是人工繁育的野生动物。 “两者的驯化程度不同,特种畜禽养殖有品种选择和检疫指标,从管理上来说,属于特种动物养殖,也是国家认可的行业。” 《目录》发布后,熊家军认为,特种动物养殖终于被行业再次明确,界限更加清晰。

特种养殖技术_特种养殖项目有哪些_特种养殖技术网站/

农民饲养的豪猪。受访者提供

疫情发生以来,一只竹鼠都没卖出去

从春节到现在,唐少林没有卖过任何竹鼠。 700余只竹鼠仍留在饲养棚内,平均每天至少消耗200元饲料费。 对于唐少林来说,原本帮助他脱贫增收的产业,如今却成了心头之患。 就算有人想买,他也不敢买。

唐少林,云南省芒市玄岗乡人。 他从2012年开始尝试饲养竹鼠,被认为是第一个将竹鼠带回家乡的人。 因其饲养名声大噪,被当地人昵称为“塘珠鼠”。 在他的带领下,不少村民也开始养殖竹鼠。 目前,整个合作社未售出的竹鼠数量已超过1000只。

今年2月,《禁野令》发布后,除了强调保护野生动物外,内容还提到“全面禁止食用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 上述决定发布后不久,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又发布公告称,“从事食用野生动物人工繁育活动的,必须收回并注销已颁发的许可证或者文件,停止出售、运输野生动物用于食用”。食品目的。” 等活动”。

对于唐少林来说,这意味着合作社饲养的竹鼠将无法出售。 一旦你卖了,就意味着你触犯了法律。

“它们不能卖,也不能吃。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被卖掉。但我们农民不知道将来在这件事上会有什么规定。”

特种养殖技术_特种养殖项目有哪些_特种养殖技术网站/

近年来,竹鼠养殖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受访者提供

5月29日上午,农业农村部正式公布了经国务院批准的《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以下简称《目录》),明确了33类家畜和家禽第一次。 《目录》中包括猪、普通牛、瘤牛、水牛、牦牛、大牛、绵羊、山羊、马、驴、骆驼、兔、鸡、鸭、鹅、鸽子等17种传统畜禽。和鹌鹑。 特种畜禽有梅花鹿、马鹿、驯鹿、羊驼、火鸡、珍珠鸡、雉鸡、鹧鸪、番鸭、野鸭、鸵鸟、鸸鹋、水貂(非食用)、银狐(非食用)等16种。食用)、北极狐(不可食用)、貉(不可食用)。

列入《目录》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管理。 其中,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特殊动物方面,近年来比较热门的竹鼠等物种尚未出现在名单中。 这意味着,在边缘地区悄然发展起来的竹鼠养殖,未来不能再作为牲畜品种进行管理。

饲养野生动物并不等于饲养特种动物

野生动物经过人工饲养后,还算野生动物吗? 在《目录》发布之前,一些人工饲养的竹鼠、豪猪等产品看似畅销,却无法大张旗鼓地流通。 越来越多的养殖场开张了,但都是“无证经营”,很大程度上是定位不明确。 。

在刚刚结束的国家“两会上”,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就特种动物养殖的划分提出了相关建议。 据媒体报道,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宏宇提到,“梅花鹿、鳄鱼、乌龟、虎蛙、眼镜蛇等人工繁育技术成熟稳定的物种应该纳入特种经济动物或禽畜管理”,并建议“针对不同品种,由科技部门和行业协会制定养殖标准,分别交由林业、农业部门管理”。

“特种经济动物养殖实际上是一种传统的养殖业,它已经存在和发展了很长时间,从范围上来说,它包括特种畜禽养殖。这个行业并不是所谓的野生动物人工养殖。一些“农业院校还开设了特种经济动物相关专业。”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繁殖与特种经济动物系副教授熊家军说。 在他看来,将特种经济养殖动物简单地定义为人工饲养的野生动物并不准确。

从野生动物到畜禽养殖,动物驯化已有数千年的历史。 如今用作肉制品的猪、牛、羊、鸡、鸭等,都是经过长期的品种选择而产生的,经历了从野生动物驯化的过程。 并且随着人们的生活需要,衍生出了各种品种,如产肉用肉鸡、产蛋用蛋鸡、产奶用奶牛、肉用肉牛等。

相应地,野生动物是指长期生活在野外、不受人类干预的动物。 它们尚未被驯化或人工繁育,因此野生动物不能被标记为物种,在科学研究中被称为亚种。 在熊家军看来,特种动物养殖介于两者之间。

“首先,作为经济动物,必须具有经济价值,能够提供专门化的产品,同时必须有驯化历史,驯化程度高于野生动物,并保持稳定的生产。”

对于《目录》中的特种畜禽名单,农业农村部负责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提到,特种畜禽是畜牧业生产的重要补充。 “其中一部分是从国外引进的品种,虽然在我国养殖时间不长,但在国外也有至少一千多年的驯化历史,种群稳定,生产安全,比如羊驼、火鸡、鸵鸟等;有的是我国自己的地域特色品种,饲养历史悠久,已形成比较完整的产业体系,如梅花鹿、马鹿、驯鹿等;有的是非食用特种动物目的品种,主要用于毛皮加工和产品出口。国内已有成熟品种,如水貂、银狐、北极狐、貉等毛皮动物。”

一些特殊动物养殖来源难以确认

年初的疫情让野生动物消费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特种养殖业受到竹鼠、果子狸、豪猪等动物的影响。 从定义上来说,两者并不相同,但随后的争议却暴露了当前特种经济动物养殖中存在的深层次问题。

“人畜共患疾病再次引起大家的关注,特别是这种病毒的来源可能来自野生动物的共病。 在疫情防控的要求下,野生动物话题被提升到了更高的层次。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学学院预防兽医学系副教授周雷说。

在周雷看来,特种动物养殖处于畜牧业与野生动物的“交叉带”。

“在以前的标准下,我们其实很难确认很多农民出售的所谓‘特殊动物’是家养的还是野生捕获的,而且在养殖过程中,一些农民可能会从野外引进一些动物。养殖无形中增加了将野生病源引入家养动物的可能性,势必增加传播风险。”

对于最新《目录》中的畜禽名录,熊家军认为,未列入其中的动物品种,如竹鼠、豪猪、果子狸等,在目前立法条件下不适宜养殖。 与《目录》中其他特种畜禽相比,驯化时间基本较短,驯化程度较低。

以列入目录中特种畜禽品种的梅花鹿为例,目前该品种在我国养殖已达到规模,主要集中在东北地区。 熊家军表示,在梅花鹿的繁育过程中,无论是品种选择还是繁育过程中的检疫标准都经历了较长时期的发展。 包括国际上,也有长期驯化的品种,野生动物不会从源头进入。

检疫管理指标体系需尽快建立

以前特种养殖的销售渠道主要是餐馆或乡镇县市场。 对于一些来自外省的订单,农民无法依靠物流、快递等进行销售,更不用说在网上开店了。 在“白名单”发布前,一位农户告诉记者,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做好检疫工作,并出具相关证明,让农户的生意能做得更好、更大。

从动物检疫角度,周雷认为,当前一些特种养殖产业面临着规模小、检疫成本高、最终投入产出不成比例等潜在问题。 “能够形成产业规模的特种动物养殖相对较少。比如,如果我们对竹鼠、豪猪或者其他动物进行单独的疾病检测,整个投资的人力和物力成本都非常高。”

特种养殖项目有哪些_特种养殖技术网站_特种养殖技术/

竹鼠养殖。受访者提供

周雷介绍,目前肉蛋奶制品安全体系建设,首先要明确风险来源,然后对生产、养殖的各个环节设置检疫流程。

“检疫从源头的饲料、兽药开始,比如重金属、除草剂残留、添加剂、抗生素等,这些都需要检疫。还有人畜共患疾病的检查,比如禽流感、肺结核等。最后,还有屠宰和消费环节,屠宰过程中要关注一些病变的临床表现,消费环节有各种抽样检测,这是一个完整的检疫体系。”

相比之下,之前的一些特种动物的饲养在检测方面完全处于初级水平。 对于同样没有出现在这份《目录》名单中的狗,据从事狗肉餐饮的经营者介绍,对活狗的检测主要包括对狗的外观的观察。 其实就是“看”狗狗的精神状态好不好。 ,以及屠宰过程中内脏一些病变的观察。 整个过程几乎全靠屠夫的经验。 每年常规疾病防控仅限于狂犬病、犬瘟热、细小病毒三类。

有关专家指出,如今《目录》公布,对于已经列入目录的梅花鹿、羊驼、火鸡、部分地区广泛饲养的鸵鸟等16种特种畜禽,相关检疫管理指标体系需尽快建立并及时向社会公布。 检验检疫部门的指导和监管要尽快介入,让消费者和农民放心。

特殊养殖业需重新认识

《目录》公布后,部分农户不得不面临放弃和转型。 目前,一些省份已经出台了“野生动物养殖退出计划”,其中包括对退出养殖户的补贴。 例如,湖南省对首批退出繁殖的14种野生动物进行了补偿,其中竹鼠每公斤75元,豪猪每只630元。

对于暂时未列入名录的特种育种,改造转化势在必行。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也刚刚发布了《妥善处置饲养野生动物技术指南》,坚决反对全部捕杀等粗暴简单做法,要求各地严格按照依据《技术指南》并分类别制定具体规定。 处置方案由基层林业草原主管部门经过科学评估后组织实施。 养殖企业、养殖户不得擅自放生、宰杀、遗弃动物。 有必要根据实际情况设定一个过渡期进行妥善处置。 补偿工作不到位、农户不自愿的,不得强制处置。 对野外野生动物的妥善处置要与农民调整生产经营方向结合起来,充分发挥其潜力。 现有养殖设施的作用是减少损失。 对向自然释放或合理部署异地的活动及时开展跨区域协调,帮助基层稳步推进各项处置任务。

熊家军认为,农民转型时,各地有关部门要发挥引导作用,切实承担责任。 同时,要合理利用以往的养殖资源,避免不必要的浪费。 对于未来特种养殖业的发展,他认为总体趋势是向好的。

据了解,竹鼠、豪猪、梅花鹿等特种动物养殖许可证的办理一直是各地林业部门负责。 育种也是如此。 鸡、鸭、牛、羊等畜禽养殖的相关管理资质由农业部门管理。 从定义上来说,前者被归为野生动物进行管理,后者则被归为畜禽。

“从立法的角度来说,目录确定了动物的身份以及属于哪个部门监管。明确了这个概念后,各个部门如何监管,行业从业者如何利用技术来提高质量,保证品种选育的质量。”都是推动这个行业发展的必要条件,通过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引起的行业关注,以及《目录》的明确发布,实际上会对这个行业整体规范健康发展产生积极作用”。

对于未列入目录的动物,熊家军认为,有些物种可能暂时“缺席”。 “这份《目录》目前正在第三次变更,所以‘白名单’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未来,随着品种选型、产业研究以及人们消费习惯的发展,这份名单会随时调整。” ”。

新京报记者 张宇

张树静 编辑 李明 校对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