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能羊产业 做靓牛文化 甘肃庆阳发展特色养殖产业调查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记者 刘新伟 李晨琪

素有“陇东粮仓”之称的甘肃庆阳,近年来立足自身资源禀赋,因地制宜发展牛羊养殖等特色产业集群,探索出一条种养结合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农业和畜牧业的循环。 但与此同时,庆阳部分地区刚刚脱贫,返贫风险依然存在。 特色产业就像初生的羔羊,“营养”有待补充。 庆阳如何让特色养殖业发展更加扎实?

甘肃省庆阳市地处黄土高原腹地,是甘肃省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素有“陇东粮仓”之称。 庆阳继承了黄土高原雄伟险峻的基因,沟壑纵横,梁山纵横,交通不便,出行十分艰难。 基础设施薄弱、产业结构单一、现代化水平低等问题一直困扰着这座农业大市。

“先天优势”不足,如何赶上“后发制人”? 庆阳坚持稳“粮仓”、建“肉库”,选择了种养结合、农牧循环的特色牛羊养殖发展道路。 传统粮仓在特色养殖上的努力,效果如何? 你遇到了什么问题? 怎么破解的? 近日,记者前往甘肃省庆阳市环县、正宁县等地进行调查。

高原养殖的“宝地”

“千沟万壑,支离破碎”的高原地貌在庆阳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记者乘坐高铁从庆阳市西峰区北到环县,用时近40分钟; 如果他开车去,要3个多小时。 沿途的沟壑将黄土层切割成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茅”或“梁”。 大部分主要交通道路都建在“河”上。 沿路前行,所见即“山”。 当你爬上“山”,你会发现那是一片广阔的平地。 “山”上的平台状平地称为“元”,是黄土高原特有的地貌特征。

受地形影响,这里的农田分散在高原、茅、凉、川等地,为发展机械化、规模化的现代农业“设置”了诸多障碍。 选择牛羊养殖作为特色产业,推动农业现代化进程,是庆阳基于自然环境条件的考虑。

庆阳市农业农村局发展规划科科长刘晓春告诉记者,庆阳市自然生态普遍比较脆弱,养殖条件差。 高标准农田面积仅占全市耕地总面积的20%左右。 生产方式不再可持续。 与传统种植业相比,畜牧业尤其是舍养业资源利用更加集约化,资金密集度更高,更容易实现规模化经营,对于加快农业现代化进程具有重要意义。

庆阳地处北部农牧业交错地带,耕地与草地交替分布,具备发展畜牧业的基础条件。 “庆阳目前年产苜蓿495万亩,玉米260万多亩,燕麦、甜高粱等年产牧草55万多亩,青贮牧草年产量可达300万吨以上,干草产量可达680万吨,为养殖业提供充足的草料来源,畜禽产生的粪便可加工成有机肥,“反哺”农作物,形成有机循环。 “ 刘晓春说道。 此外,沟壑横梁丘陵的高原地貌创造了良好的通风条件。 每一座山头都是天然的隔离区和天然的防疫屏障,是不可多得的舍养“宝地”。

事实上,庆阳在特色养殖方面早有行动。 记者在翻阅庆阳市农村产业发展的相关资料时,看到这样的表述:“十三五”以来,庆阳遵循“南牛北羊,原产果树”的总体思路。川菜、草畜平衡、农牧循环”。 着力打造特色产业集群。 牛羊养殖等主导产业初具规模。 全市肉羊、肉牛存栏分别达到779万头和47.6万头。

在产业布局上,庆阳市也密切关注国家政策动向和市场动向。

近年来,国家和甘肃省先后出台了牛羊肉生产发展规划,加大了对牛羊养殖的政策扶持力度。 就在今年4月,农业农村部印发《促进肉牛羊肉生产发展五年行动计划》,提出到2025年,牛羊肉自给率我国将保持在85%左右,牛羊规模化养殖比例分别达到30%、50%。 %。 一系列利好政策为庆阳进一步做大做强特色养殖业提供了契机。

记者了解到,现阶段我国牛羊肉产量还不足以满足巨大的市场需求。 此外,国内牛羊肉产量小,价格高,容易受到进口低价产品的冲击。 行业迫切需要增产提质。 庆阳市针对这一市场空白,在产业布局和规划中,着力发展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牛羊养殖业。 “2021年,全市预计新增肉羊190万头、肉牛15万头。” 刘晓春说道。

突破规模化养殖难题

在庆阳,养牛养羊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为什么以前没有火起来,现在却越来越红火? 记者走访发现,突破口在于标准化规模养殖。

襄阳县环县地处毛乌素沙漠边缘,境内群山深沟。 曾是国家级深度贫困县之一。 2019年底才实现脱贫。 “环县有870万亩天然草场,草料资源丰富,不少农民养羊补贴家用。但过去大多是分散养殖,规模小、效益差,收入没有保障。” ” 环县畜牧兽医局副局长唐兴江告诉记者。

产业发展靠“领头羊”。 2016年,环县引进甘肃中盛农牧集团有限公司,通过实施百万头屠宰深加工全产业链项目,为全县肉羊屠宰加工提供渠道。肉羊。 据环县中升羊业发展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陈彦峰介绍,中升集团已与百胜中国、海底捞等大型食品餐饮企业签订供货协议,成为其长期供应商。 “养殖、屠宰、加工标准化、规模化,让羊肉质量更有保障。近两年,市场对家养羊的认可度越来越高。” 陈彦峰说道。

市场逐步开放后,养殖效益会增加,养殖户养猪热情会更高。 曲子镇西沟村是环县著名的养羊村。 据当地干部介绍,这里70%的土地种草,70%的农民养羊,70%以上的农民收入来自种草和畜牧业。 “养羊让我尝到了甜头,也看到了头。” 塘漳湖羊标准化繁育示范专业合作社董事长严永峰高兴地说。 这两年,眼看养羊的效益越来越好,他辞去了多年的运输业,回到家乡开始养殖湖羊。 现在自养规模已经超过100头,他还在村里承包经营了一家专业合作社,养殖规模3000头。

环县渠子镇镇长黄国峰告诉记者,“龙头企业将良种羊供应给各乡镇合作社和农户,保价收购,统一分块加工后销售,带动合作社和养殖户农民要发展规模化养殖。” 2020年,环县存栏羊数将突破220万只; 预计今年环县羊产业总产值将超过50亿元。

龙头企业的进入和专业合作社的成立,提高了当地肉羊养殖的规模化和标准化程度,将过去养殖户养的羊从“商品”变成了“产品”,最终形成了“产业”和“产业”。成为区域经济。 发展的动力。

变化的背后,离不开环县对养羊产业的统筹规划。 在庆阳,不同县区发展特色养殖的节奏不同。 有的起步早,发展快,有的还处于发展初期。 除了招商引资,建设规模化养殖基地和特色产业园区,各地也在结合实际探索发展自身规模化养殖。

在距环县200多公里的正宁县,肉牛产业正在蓬勃发展。

“目前,完全依靠规模化养殖场扩大产业规模并不现实。一是资金投入高,回报周期长,一些刚刚脱贫的乡镇不具备相应的承载能力。” ;第二,受地理条件的限制,并不是每个地区都有适合建设的用地。” 正宁县周家乡党委书记魏志坚介绍,正宁县正在大力倡导“户户养牛”,自养户建设的标准化牛棚、草棚,由政府财政资金给予补贴,通过通过“藏牛入户”建立养牛专业村,从适度规模经营到慢慢聚沙成塔,形成集聚效应。在魏志坚看来,只有养殖规模达到一定水平,才能要想在市场上有竞争力,只有“十指紧握成拳”,才能拥有更大的议价能力和话语权。

万万没想到的“精工”

牛羊养殖必须走产业化道路,规模化经营能不能解决问题? 产业要做大做强,规模化经营只是前提条件,更关键的一步是做出足够的精品。 令记者没想到的是,在庆阳一些刚刚脱贫的村子里,出现了很多现代化的景象。

良种被视为养殖业的“筹码”。 在环县,肉羊产业的发展离不开一个重要的品种——湖羊。 湖羊作为“外来种群”,适应性强,性情温和,适合规模化舍养。 自“落户”庆阳以来,湖羊养殖范围不断扩大。 “湖羊繁殖率高,多胎,一胎最多可产五六只羊羔,与小尾寒羊等品种相比,成活率更高。但产肉性能较差湖羊肉质不理想,净肉率偏低。”甘肃清环肉羊种业有限公司山城制种基地技术员范武斌指着一张对比图介绍到。记者,“我们以湖羊为基础母羊,引进南丘羊、萨福克羊等优质种公羊,通过杂交整合基因,使后代羊多产羔、多肉。”培育出的良种羊肉更加均匀,附加值也更高。” 2018年,庆环种业公司落户环县,开展了胡羊纯种繁育,每年生产胡羊基础母羊15万余只。

良种“芯片”的发挥,离不开良种“系统”的支持。

经过严格的雾化消毒,记者穿上白大褂、鞋套、口罩,跟着范武斌走进了种子生产基地内部。 现代化的羊舍令人印象深刻:种猪舍、育肥舍均设有漏粪地板和机械清粪系统,干净整洁; 自动喂料机器人在种羊舍内穿梭、撒料,在提高效率的同时节省人工成本; 应有尽有,与传统的人工养殖完全不同。

验孕区、分娩区、哺乳区……根据妊娠的不同阶段,饲养舍内的母羊被细分为不同的区域。 “照顾羊其实和照顾人一样。” 范武斌说,“我们会对怀孕的母羊进行‘胎检’,通过B超确定产羔数,然后进一步群养。不同妊娠阶段、不同胎仔数的母羊对营养的需求是都不一样,饲料比例也不一样。”

优质杂交品种和精细化育种为农民带来了更高的回报。 环县山城镇八里铺村鲍村干部孙建军介绍,根据今年4月份的市场行情,断奶的杂交羔羊可以卖到1300元/只,普通羔羊的价格是800元。每只羊要900元。 经济效益大不相同。 .

做精细化的牛羊养殖业,必须立足实际,因地制宜。 在正宁县,记者看到了一种别样的养牛方式,当地人称之为“窑洞养牛”。

“我前面那一排是牛群的‘卧室’。” 顺着正宁县西坡乡党委书记赵晓成的指引,一排废弃窑洞改造的崭新牛舍吸引了记者的目光。 “窑洞向阳背风,冬暖夏凉,通风条件好,有利于牛的生长。” 赵晓成介绍,搬迁扶贫后,西坡镇高洪村利用废弃的旧村基建起了本康肉牛养殖场。 ,成立了养牛专业合作社,采取“订单养殖、家庭委托社会养、家庭联合养殖、母犊返乡”的方式,带动周边农民养牛增收。

生态环境和粮食安全事关长远利益,黄土高原地区发展舍饲需要因地制宜。 “在守住耕地红线的前提下,这里的土地条件明显制约着规模化养殖场的建设,窑洞养牛的模式盘活了废弃资源,实现了‘变废为宝’。下一个下一步就是在全县推广。” 正宁县委书记贾志生告诉记者。

保证到位,安心

现代舍养不同于传统的放牧和散养。 它需要大量的初始投资和较长的投资回收期。 对于很多合作社和自营户来说,资金是个大问题。 “庆阳市很多地区刚刚脱贫,产业基础不牢固,抗风险能力弱,返贫风险依然存在。” 刘晓春说道。

在这样的地方发展特色居家养殖,哪来的“钱”?

“在环县,对于有意愿养羊但经济条件不具备的专业村农户,除了获得财政补贴外,还可以申请‘金羊产业贷’。” 黄国峰介绍,大部分村都设有农村金融服务所。 农民贷款无需抵押,足不出户即可获得贷款。

在风险防范方面,庆阳推进政策性农业保险,实行自然灾害和目标价格双保险,26个牛羊品种纳入保险范围,覆盖全市主要增收产业。

“一只羊的保费是700元,保费是28元,脱贫办证的缴费2.8元,其余由省、市、县财政补助。”可以说,农民种草养羊基本解除了后顾之忧。” 黄国锋告诉环县羊。 行业发展充满信心。

赵孝成告诉记者,在正宁县,如果养牛户同时购买农业险和商业险,一头牛意外死亡最多可赔付1.4万元。 有了安全,农民才安心。

“钱的问题”已经解决了,那么“人的问题”呢?

一方面是发展迅猛的牛羊产业,另一方面是农村空心化和人口老龄化的现实。 为解决从业人员供需矛盾,庆阳市着力提升农民素质,引进人才。

通过开展“授人以渔”的实用技术培训,提高农民的养殖水平和效益。 “刚开始养羊时,没有经验,饲养不科学,死亡率也比较高。” 环县曲子镇西沟村杨洼组41岁的农民刘明辉说。 后来经过技术培训,他逐渐掌握了养羊的本领。 技能、饲料配方、疾病防治等。现在养羊一年纯利润可达8万元。

除了培养本土育种专家,庆阳还着力打造人才“智库”:灵活引进农业院校教授等一批专家,推广应用新品种、新技术; 整合为养殖场、合作社提供技术指导…

在现代农业发展人才队伍中,年轻力量不可或缺。 “庆阳出台了相关政策,吸引农民工返乡创业,支持大学生到农村创业。以庆城县为例,当农民工和大学生返乡创业时,管理规模1000头以上的肉羊养殖场,政府不予扶持,除水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外,还可获得30万元以上的政府补助。 刘晓春说道。 2019年,环县成立了甘肃省第一个县级大学生羊业协会。 目前,已培养600名返乡大学生成为大学生“牧羊人”,在村级防疫站、专业合作社等部门工作,为农村产业发展贡献力量。 注入新鲜血液。

Similar Posts